导航菜单

熊锦秋:推进上市公司分类监管还需五方面“补短板”

?

每一篇热门评论都会促进上市公司的分类和监管,需要五个方面来“补充短板”

每日经济新闻

熊金秋

近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布文件称,深圳证券交易所重点关注提升上市公司质量。深圳证券交易所按照“把握两端,带中间”的思路,进一步探索和推进分类监管,区分情况,突出重点,监督和不断提高监管的有效性。笔者认为,对上市公司实施分类监管,给予优秀企业负担得起,对高风险企业进行约束,以刺激市场上行动力。

所谓分类监管是指有关部门在监管对象评估和分类的基础上,对不同类型的监管对象采取差异化监管措施。近年来,A股上市公司数量迅速增加,监管工作量不断增加。但是,交易所和证券监管部门的监管人数不能以同样的比例增加。监管资源很难满足监管工作量的快速增长。对优质上市公司进行分类监管和减少监管资源的配置已成为处理此类矛盾的理性选择。

目前,深圳证券交易所建立的分类监管评估体系涵盖了40多个基于信息披露,公司治理,规范运作,运营能力和盈利能力的财务和非财务风险指标。上市公司分为正常,关注和重点。并重点关注四类监管。在此基础上,深圳证券交易所一方面积极支持继续规范经营的公司做大做强。另一方面,深圳证券交易所重点关注“关注”和“重点监管”公司的监管资源。

笔者认为,上市公司分类监管的核心是对待它们,特别是对于“重点关注”和“重点监管”等高风险公司,必须严格监督和不断监督,并大大增加违规成本。分类监管的主体不仅包括交易水平,更重要的是,它是证券监管部门的水平,因为只有证券监管部门才能在行政许可中体现出差异化的监管精神。

事实上,早在2001年,中国证监会就发布了“0x9A8B”,明确提出“建立上市公司风险分类与监管体系”,但在行政许可得到处理时尚未明确根据上市公司的分类;在2002年,它被发布《关于加强派出机构上市公司监管工作的通知》](该文件似乎已被废除)。

为实施上市公司分类监管制度,营造A股积极氛围,创造一流的业绩,笔者提出以下建议:

一是为上市公司建立科学的分类体系。目前,深圳证券交易所设立的分类监管评估体系,指标主要是上市公司自身的指标。笔者希望补充一点,上市公司的风险往往是由大股东等非正规经营引起的,建议将其纳入上市公司的分类。标准评估指标包括执行承诺,如控制股东持股,信用记录,上市公司资本,违规担保以及关联方交易资产评估的公允性。交易所和监管机构建立的分类和监督评估体系可以相同或不同。

其次,根据上市公司的分类,在资产重组,再融资和资金使用方面应区别对待。当然,高质量的企业应该获得更多的市场资源配置,让他们的并购享受快速通道,再融资享受绿色通道,资金使用具有相当大的自主权。相反,对于高风险公司而言,应严格控制这些方面,特别是并购,高风险公司在一英亩土地上不能很好地发展,以及如何整合和运营新资产;借用高风险公司,一方面滋生风险的“病毒基因”可能会复制和传播。另一方面,如果他们成为高资金和英俊的人,他们也有与市场相悖的“三公共”原则,这将导致投资者追求高风险公司。

第三,有必要在监管措施方面对待它。在日常监管,现场检查,风险处置等监管领域,根据上市公司的不同分类,制定相应的差别监管措施,为优质企业营造宽松的监管环境,让企业拥有更大的自治权;对于高风险公司,证券监管部门可以采用面谈,例行检查,专项检查监控风险,要求上市公司及时向投资者披露风险,督促上市公司采取切实措施逐步解决和消除风险。

第四,善待信息披露的不同方面。上市公司监管分类,其中评价指标当然包括信息披露,但上市公司的A(优秀)信息披露评级并不意味着公司的监管分类评级优异,因为其他领域可能存在较高风险。目前,上海证券交易所信息披露直通车业务适用于所有股票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公司。深圳证券交易所允许直接披露信息披露为D的公司以外的公司。建议在一段时间内不允许具有高监管风险的公司。适用于直通车的披露。

第五,在退市方面对待它们的方式不同。高风险公司需要监管机构分配更多的监管资源。市场无法从中获得任何东西。它甚至可能在公共市场上分散风险并浪费监管资源。在此之前,建立了一个重要的非法退市制度,反映了维护公共利益的监管方向。同样,应该强制允许高风险公司退出市场,防止公共利益卷入高风险。

(作者是财务评论员)

主编:陈有然SF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