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杭州失联女童母亲:经济困难来不了孩子失踪现场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马旭 蔡黄浩

  杭州9岁女童章子欣被两名租客从家中带走后失联。7月11日晚,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联系到章子欣的母亲曾某梅。

  曾某梅告诉记者,自己上次来千岛湖跟丈夫离婚(7月8日)的路费都是找人借的六千块钱,现在刚回重庆,如果再来象山(女孩失踪地点),经济上就有些困难。

  6ecfbc5a55ff458e8e5521fe0dddc53d

  发现失踪女童市民卡的观日亭

  曾某梅对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称:"因为我腰不好,之前离婚的时候,他(失踪女童父亲)知道了给我钱让我去医院检查,我也没要。"

  曾某梅告诉记者,她有些怕章军,7月8日来宁波跟章军离婚的时候,是让她舅舅陪着一起过来的,因为章军以前老是缠着她,不想离婚。

  "我去广东的第一年(2015年)还会跟孩子打电话,问问情况,但后来怕他(章军)因为号码找到我,劝我回去,我就不再跟孩子联系了。"

  曾某梅称,离开章家这些年,她一直辗转在广东各地打工,现在在一家工厂里做产品质量检查的工作,一个月大概三千多的收入,基本入不敷出,每月要靠蚂蚁花呗度日。

  9dbecd80b0bb43478e3bd73c09e9995b

  救援人员正在搜救失踪女童

  对于会不会前来孩子救援现场的问题,曾某梅告诉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如果孩子被找到,她会回来看一下。"路费到时候再想办法,但我肯定不会找他(失踪女童父亲)借的。"

  曾某梅称,离婚的时候,章军一开始并没有告诉她孩子失踪的消息,直到她八号已经坐上回重庆的火车,章军才告诉她这个消息,但她当时还以为章军在开玩笑。

  ebbb6c6d1fd34bb6a300dc056bb1f56b

  救援人员正在搜救失踪女童

  "后来确认了这事,回到家(重庆)又看到了各种新闻,我心里就一直很担心孩子,昨天晚上(7月10号),一夜都没睡,今天白天(7月11日)又有很多人给我打电话,直到刚刚我才有空眯了一会儿。"

  7月11晚,都市快报记者针对网友质疑曾某梅在孩子失踪前突然来办理离婚手续一事,向警方进一步核实,警方表示,目前没有发现孩子母亲有涉案嫌疑。

  c2bac52a22af4c6eb140ee500b6d7a22

  监控拍摄下的两租客与失踪女童(图源网络)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