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扫描容百科技IPO:白厚善的资本术与央企2亿元资金“嫁衣”-电鳗快报

  09:00:35电鳗快报

  

《电鳗快报》文/李万珍

宁波荣柏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简称“荣柏科技”,股票代码:)在科技局上市,实际控制人白侯山的资本控制也浮出水面,也吸引了各种资金的祝福。《电鳗快报》研究发现,公司在上市前15个月的10轮股本扩张,价格增长17.05倍,平均扩张速度超过1倍,在荣柏科技上市前,资本盛宴已经开启。

融百科技设立的原始资本与中央企业长城鑫盛信托有限公司(“长城信托”)有关。截至目前,荣柏科技的原股东及关联方已经处理了长城信托的回购款或成云卷烟超过2亿元。中央企业的资金已成为荣柏科技上市和资本运作的“结婚服装”。

宁波金禾锂电池有限公司,简称“金锂电池”,成立于2014年9月,是荣柏科技的前身;

宁波新金河投资有限公司,被称为“新黄金与投资”,是长城信托的借款主体;

宁波金禾新材料有限公司,简称“金和新材料”,新津和投资享有20%的收益权,以及荣柏科技的前身金和锂的创始股东;

宁波科博特钴镍有限公司,简称“宁波科博特”,新金河投资享有100%的收益权,以及转让荣柏科技的前身金锂电池的相关方;

上海荣柏新能源投资企业(有限合伙),简称“上海荣柏”,是荣柏科技的控股股东。

《电鳗快报》请注意,在荣柏科技《招股书》的情况下,公司的“报告期内股权和股东变动”部分披露了自己的股权司法拍卖情况:2016年11月,由于金融贷款合同纠纷后在交通银行宁波余姚分行的申请中,余姚市人民法院对金河新才持有的金和锂股份进行了司法拍卖。 2016年10月14日,金河新材料持有金河锂电池全部股权(相当于出资4000万元),并在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拍卖。上海荣柏是8468万。赢得人民币的最高价格。

此外,荣白科技没有介绍其先前的债务,股权和出资的诉讼。

但是,《电鳗快报》发现中国裁判纸网发现该公司可以说是一场诉讼。荣柏科技及其前身,金和锂电池,相关的新材料,新黄金和投资,以及悦月湾房地产,先后参与了荣柏新材料和浙江古申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及宁波荣柏信。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销售和购买合同,金河锂电和深圳华悦宝电池有限公司,惠州山西新能源有限公司销售合同纠纷,金河新材料和广州云通磁电有限公司之间存在争议公司所有原始纠纷,金河新材料和民生银行余姚分公司等有关方面的贷款合同纠纷,以及张家港亚洲化学民间借贷,中金和锂电的案件涉及集合,等等。

其中,最令人担忧的是长城信托与荣白科技之间的合同纠纷。《电鳗快报》根据我所了解的信息,这是一个令人眼花缭乱的贷款,资本和债务纠纷。一般情况是:新津投资从长城信托以信托产品的形式向黄金和新材料投资,以及宁波科博特借款3亿元;金和辛才开始建立金锂电池;之后,宁波科博特分别向金河锂电转让资产金,新材料,分别为4000万元和2200万元; 2017年金和锂电池更名为荣白科技。

相关细节如下。

2013年6月6日,长城信托与新金河投资,金河新材料,宁波科博特公司,宁波皓月湾旅游房地产有限公司,陈宇峰,徐波《长城新盛信托宁波新金和股权收益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之框架协议》(简称《框架协议》)签订合同)。长城信托建立信托计划,新黄金和公司的收益权所得的收益为公司,公司和公司的20%和100%的股权。信托计划资金规模不得超过1万元,全部用于转让上述股权收入。其中,新黄金和投资将通过转让考虑增加金和新材料,Kobot,金额不超过1万元,增资和扩充1万元。信托计划的持续时间:第一和第二信托计划的期限为24个月。到期前,新的黄金和投资或其指定的第三方应回购股权收益权。回购价格为:转让。股权收益权信托计划资金总额×(1 + 14.5%×2)。新的黄金与投资,长城信托签署《股权收益权转让及回购合同》。

根据合同:新津公司,金河新材料公司,Cobot公司,皓月湾公司承诺,在信托计划存在期间,任何融资,对外担保,投资和单方面承诺均应经新疆长城信生信托批准。有限责任公司事先书面同意。

合同签订后,长城信托为首批新黄金和投资共支付了2亿元人民币。

成立新公司金和锂电池。 2014年9月18日,金河和新彩投资4000万元,成立金河锂电公司。 2014年9月26日,金河锂电股份有限公司股东决定增加注册资本,从原注册资本4000万元增加到元。

将资产转移到新公司 Gold和Lithium。

2014年9月,宁波科博特,金河锂电签署《资产转让协议》。同意Cobot将以2200万元的价格将其所有资产转让给黄金和锂电池。

2014年10月31日,金河新材料,金锂电力公司签署《资产转让协议》,资产受让人为被告人金和锂电公司,转让价格为3800万元,转让资产于9月30日前交付, 2014.完成。

长城信托开启了诉讼之路:要求获得2亿元人民币的借款是不成功的,并要求赔偿资产转移。

对于借款诉讼,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但被告没有财产可以执行。 2016年1月12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民事判决(2014)胡尔中民刘(上)楚字第147号,判处新金和投资给长城信托支付回购价格为人民币92元。逾期回购违约金,律师费,保全费等,金河新投资,宁波科博特承担连带责任。该判决于2016年2月11日生效,新的黄金和投资,黄金和新材料以及宁波合作公司未履行支付义务,相关执法法院并未询问这三家公司是否有可供执行的财产。

2015年至2017年,长城信托还对金河锂,金,新材料和宁波科博特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上述两项《资产转让协议》无效,要求对方赔偿3800万元和22百万元亏损。但没有一个支持。

《电鳗快报》我已向长城信托询问相关情况的情况和进展情况,截至发布之日我尚未收到回复。这种情况是国有企业的2亿元贷款吗?

白ous山的资本:10轮股本扩张的价格在15个月内增加了17.05倍

一方面,在回应资本贡献问题上,另一方面,股权的快速扩张,资本运作正在全面展开。这在荣白科技上市之前形成了一张极其复杂的投资地图。

2017

2017年4月15日股权转让,1.50元/注册资本。根据股东大会决议及当日的锂电股东大会,金和锂电的出资额为29,792,200元,转让给王顺林,资金1,395,780元转入荣白。

开发中,向上海凤起转让912.65万元,转入资金880万元到荣白管理,转让给通胜尧夫709.99万元,转入荣成合伙1229.63万元,转入荣科合作资金219.93万元。

2017年5月23日,增资,员工奖励和增资价格定为2.80元/注册资本。在日新和锂电股东决议公布之日,公司注册资本由万元增加至万元,注册资本增加565.3万元。 Rongcheng Partners和Rongke Partners分别认购了4711万元和94万元。

2017年6月6日,增资额为人民币4.56元/注册资本。注册资本由224,510,100元增加至268,714,100元,注册资本增加44,603,100元。荣科克投资,同盛锂电,同盛久富和欧庆富益分别认购了8988万元,1775.35万元和876.88元的货币资金。 1万元和8,768,800元

2017年6月23日,增资旨在激励员工。增资价格定为2.80元/注册资本。注册资本由267,174,100元增加至269,183,100元,荣光合伙公司通过货币资金增加注册资本46.99万元。

2017年7月19日,股权转让和增资,B轮融资,股权转让和增资价格定为13.37元/注册资本。我同意王顺林将荣柏科技持有的186.54万元资金转入桥梁投资,投资3738.7万元转入经济带基金,投资186.7万元转入亿飞的投资。该公司的股东同胜久富将持有。该公司的投资876.88万元转移到上海科林。

同时,股东大会同意将荣白科技的注册资本由269,831,100元增加至340,029,300元,新增注册资本71,109,200元,由上海科林认购747,730元货币资金,煜通投资以货币基金认购246.75。 1万元,烟台投资以货币资金认购104.68万元,宏利1号认购货币资金元,吴越宏盛认购货币资金元,国科瑞华认购货币资金3,663,900元,罗亿丰货币基金认购149,500元,长江威莱认购货币资金1995.44万元,海曙投资认购货币资金.4万元,遵义融百合金用货币资金认购747,730元。

2017年7月27日,增资改为外商投资企业仍为B轮融资,增资价格为13.37元/注册资本。公司注册资本由人民币340,923,300元增加至人民币343,956,200元,CASREVFund II-USDL.P增加注册资本人民币3,663,900元。 CASREVFundII-USDL.P。是一家公司

重命名。股东大会还通过了公司名称变更决议。公司名称由“宁波金河锂电池有限公司”改为“宁波荣柏锂电池有限公司”。

2017年8月21日,董事会会议,股权转让,股权转让价格定为13.37元/注册资本。股东王顺林将其出资299万元转让给安鹏兴源,并同意公司股东荣科科将其投资74.77万元转让给安鹏兴源,并同意公司股东宏利1号将出资该公司的公司人民币3,738,700元。转入宏利5号。彭兴元和鸿利5号都是B系列融资的投资者。

2017年12月22日董事会会议,股权转让,价格14.44元/注册资本,参考和略高于B轮融资。股东上海荣柏将其600万元资金转入金浦投资。

与2017年相比,2018年的两轮增资更为先进。这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价格基本上翻了一倍,2017年进入的各种机构的利润翻了一倍,即使进入B轮的投资者肯定会偷走他们的心。第二,进入的投资机构要么处于深层背景,要么是知名机构。

2018年3月,荣柏科技成立了股份制公司。

2018年4月15日,股东大会决定增资,而C轮融资,价格定在25.58元/股。股本由341,956,200元增加至382,513,300元,新增股本为38,865,100元。

其中,阳光财产保险认购货币资金15,634,400元,云汇投资认购货币资金人民币390,860,000元,第三期货币资金认购人民币3,980,600元,长江风险投资认购人民币3,300,400元用货币资金认购货币资金78,200元,龙汇北银用货币资金认购195.43万元,创感投资用货币资金认购390.68万元,蒙鼎投资用货币资金认购元。盐源耀商使用货币资金。订阅量为156.43万元。

2018年6月19日,股东大会决定增资,仍在C轮融资中,价格定在25.58元/股。

股本由382,513,300元增加至398,285,700元,新增股本15,563,400元,由金沙江投资以货币资金认购。

如果从2017年4月第一轮的价格是1.50元/注册资本,到2018年6月的价格为25.58元/股,15个月的每股价格已经上涨了17.05倍,平均为1个月。超过1倍的速度扩张,荣柏科技未上市,首都盛宴已经开通。

《电鳗快报》文/李万珍

宁波荣柏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简称“荣柏科技”,股票代码:)在科技局上市,实际控制人白侯山的资本控制也浮出水面,也吸引了各种资金的祝福。《电鳗快报》研究发现,公司在上市前15个月的10轮股本扩张,价格增长17.05倍,平均扩张速度超过1倍,在荣柏科技上市前,资本盛宴已经开启。

融百科技设立的原始资本与中央企业长城鑫盛信托有限公司(“长城信托”)有关。截至目前,荣柏科技的原股东及关联方已经处理了长城信托的回购款或成云卷烟超过2亿元。中央企业的资金已成为荣柏科技上市和资本运作的“结婚服装”。

宁波金禾锂电池有限公司,简称“金锂电池”,成立于2014年9月,是荣柏科技的前身;

宁波新金河投资有限公司,被称为“新黄金与投资”,是长城信托的借款主体;

宁波金禾新材料有限公司,简称“金和新材料”,新津和投资享有20%的收益权,以及荣柏科技的前身金和锂的创始股东;

宁波科博特钴镍有限公司,简称“宁波科博特”,新金河投资享有100%的收益权,以及转让荣柏科技的前身金锂电池的相关方;

上海荣柏新能源投资企业(有限合伙),简称“上海荣柏”,是荣柏科技的控股股东。

《电鳗快报》请注意,在荣柏科技《招股书》的情况下,公司的“报告期内股权和股东变动”部分披露了自己的股权司法拍卖情况:2016年11月,由于金融贷款合同纠纷后在交通银行宁波余姚分行的申请中,余姚市人民法院对金河新才持有的金和锂股份进行了司法拍卖。 2016年10月14日,金河新材料持有金河锂电池全部股权(相当于出资4000万元),并在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拍卖。上海荣柏是8468万。赢得人民币的最高价格。

此外,荣白科技没有介绍其先前的债务,股权和出资的诉讼。

但是,《电鳗快报》发现中国裁判纸网发现该公司可以说是一场诉讼。荣柏科技及其前身,金和锂电池,相关的新材料,新黄金和投资,以及悦月湾房地产,先后参与了荣柏新材料和浙江古申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及宁波荣柏信。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销售和购买合同,金河锂电和深圳华悦宝电池有限公司,惠州山西新能源有限公司销售合同纠纷,金河新材料和广州云通磁电有限公司之间存在争议公司所有原始纠纷,金河新材料和民生银行余姚分公司等有关方面的贷款合同纠纷,以及张家港亚洲化学民间借贷,中金和锂电的案件涉及集合,等等。

其中,最令人担忧的是长城信托与荣白科技之间的合同纠纷。《电鳗快报》根据我所了解的信息,这是一个令人眼花缭乱的贷款,资本和债务纠纷。一般情况是:新津投资从长城信托以信托产品的形式向黄金和新材料投资,以及宁波科博特借款3亿元;金和辛才开始建立金锂电池;之后,宁波科博特分别向金河锂电转让资产金,新材料,分别为4000万元和2200万元; 2017年金和锂电池更名为荣白科技。

相关细节如下。

2013年6月6日,长城信托与新金河投资,金河新材料,宁波科博特公司,宁波皓月湾旅游房地产有限公司,陈宇峰,徐波《长城新盛信托宁波新金和股权收益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之框架协议》(简称《框架协议》)签订合同)。长城信托建立信托计划,新黄金和公司的收益权所得的收益为公司,公司和公司的20%和100%的股权。信托计划资金规模不得超过1万元,全部用于转让上述股权收入。其中,新黄金和投资将通过转让考虑增加金和新材料,Kobot,金额不超过1万元,增资和扩充1万元。信托计划的持续时间:第一和第二信托计划的期限为24个月。到期前,新的黄金和投资或其指定的第三方应回购股权收益权。回购价格为:转让。股权收益权信托计划资金总额×(1 + 14.5%×2)。新的黄金与投资,长城信托签署《股权收益权转让及回购合同》。

根据合同:新津公司,金河新材料公司,Cobot公司,皓月湾公司承诺,在信托计划存在期间,任何融资,对外担保,投资和单方面承诺均应经新疆长城信生信托批准。有限责任公司事先书面同意。

合同签订后,长城信托为首批新黄金和投资共支付了2亿元人民币。

成立新公司金和锂电池。 2014年9月18日,金河和新彩投资4000万元,成立金河锂电公司。 2014年9月26日,金河锂电股份有限公司股东决定增加注册资本,从原注册资本4000万元增加到元。

将资产转移到新公司 Gold和Lithium。

2014年9月,宁波科博特,金河锂电签署《资产转让协议》。同意Cobot将以2200万元的价格将其所有资产转让给黄金和锂电池。

2014年10月31日,金河新材料,金锂电力公司签署《资产转让协议》,资产受让人为被告人金和锂电公司,转让价格为3800万元,转让资产于9月30日前交付, 2014.完成。

长城信托开启了诉讼之路:要求获得2亿元人民币的借款是不成功的,并要求赔偿资产转移。

对于借款诉讼,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但被告没有财产可以执行。 2016年1月12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民事判决(2014)胡尔中民刘(上)楚字第147号,判处新金和投资给长城信托支付回购价格为人民币92元。逾期回购违约金,律师费,保全费等,金河新投资,宁波科博特承担连带责任。该判决于2016年2月11日生效,新的黄金和投资,黄金和新材料以及宁波合作公司未履行支付义务,相关执法法院并未询问这三家公司是否有可供执行的财产。

2015年至2017年,长城信托还对金河锂,金,新材料和宁波科博特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上述两项《资产转让协议》无效,要求对方赔偿3800万元和22百万元亏损。但没有一个支持。

《电鳗快报》我已向长城信托询问相关情况的情况和进展情况,截至发布之日我尚未收到回复。这种情况是国有企业的2亿元贷款吗?

白ous山的资本:10轮股本扩张的价格在15个月内增加了17.05倍

一方面,在回应资本贡献问题上,另一方面,股权的快速扩张,资本运作正在全面展开。这在荣白科技上市之前形成了一张极其复杂的投资地图。

2017

2017年4月15日股权转让,1.50元/注册资本。根据股东大会决议及当日的锂电股东大会,金和锂电的出资额为29,792,200元,转让给王顺林,资金1,395,780元转入荣白。

开发中,向上海凤起转让912.65万元,转入资金880万元到荣白管理,转让给通胜尧夫709.99万元,转入荣成合伙1229.63万元,转入荣科合作资金219.93万元。

2017年5月23日,增资,员工奖励和增资价格定为2.80元/注册资本。在日新和锂电股东决议公布之日,公司注册资本由万元增加至万元,注册资本增加565.3万元。 Rongcheng Partners和Rongke Partners分别认购了4711万元和94万元。

2017年6月6日,增资额为人民币4.56元/注册资本。注册资本由224,510,100元增加至268,714,100元,注册资本增加44,603,100元。荣科克投资,同盛锂电,同盛久富和欧庆富益分别认购了8988万元,1775.35万元和876.88元的货币资金。 1万元和8,768,800元

2017年6月23日,增资旨在激励员工。增资价格定为2.80元/注册资本。注册资本由267,174,100元增加至269,183,100元,荣光合伙公司通过货币资金增加注册资本46.99万元。

2017年7月19日,股权转让和增资,B轮融资,股权转让和增资价格定为13.37元/注册资本。我同意王顺林将荣柏科技持有的186.54万元资金转入桥梁投资,投资3738.7万元转入经济带基金,投资186.7万元转入亿飞的投资。该公司的股东同胜久富将持有。该公司的投资876.88万元转移到上海科林。

同时,股东大会同意将荣白科技的注册资本由269,831,100元增加至340,029,300元,新增注册资本71,109,200元,由上海科林认购747,730元货币资金,煜通投资以货币基金认购246.75。 1万元,烟台投资以货币资金认购104.68万元,宏利1号认购货币资金元,吴越宏盛认购货币资金元,国科瑞华认购货币资金3,663,900元,罗亿丰货币基金认购149,500元,长江威莱认购货币资金1995.44万元,海曙投资认购货币资金.4万元,遵义融百合金用货币资金认购747,730元。

2017年7月27日,增资改为外商投资企业仍为B轮融资,增资价格为13.37元/注册资本。公司注册资本由人民币340,923,300元增加至人民币343,956,200元,CASREVFund II-USDL.P增加注册资本人民币3,663,900元。 CASREVFundII-USDL.P。是一家公司

重命名。股东大会还通过了公司名称变更决议。公司名称由“宁波金河锂电池有限公司”改为“宁波荣柏锂电池有限公司”。

2017年8月21日,董事会会议,股权转让,股权转让价格定为13.37元/注册资本。股东王顺林将其出资299万元转让给安鹏兴源,并同意公司股东荣科科将其投资74.77万元转让给安鹏兴源,并同意公司股东宏利1号将出资该公司的公司人民币3,738,700元。转入宏利5号。彭兴元和鸿利5号都是B系列融资的投资者。

2017年12月22日董事会会议,股权转让,价格14.44元/注册资本,参考和略高于B轮融资。股东上海荣柏将其600万元资金转入金浦投资。

与2017年相比,2018年的两轮增资更为先进。这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价格基本上翻了一倍,2017年进入的各种机构的利润翻了一倍,即使进入B轮的投资者肯定会偷走他们的心。第二,进入的投资机构要么处于深层背景,要么是知名机构。

2018年3月,荣柏科技成立了股份制公司。

2018年4月15日,股东大会决定增资,而C轮融资,价格定在25.58元/股。股本由341,956,200元增加至382,513,300元,新增股本为38,865,100元。

其中,阳光财产保险认购货币资金15,634,400元,云汇投资认购货币资金人民币390,860,000元,第三期货币资金认购人民币3,980,600元,长江风险投资认购人民币3,300,400元用货币资金认购货币资金78,200元,龙汇北银用货币资金认购195.43万元,创感投资用货币资金认购390.68万元,蒙鼎投资用货币资金认购元。盐源耀商使用货币资金。订阅量为156.43万元。

2018年6月19日,股东大会决定增资,仍在C轮融资中,价格定在25.58元/股。

股本由382,513,300元增加至398,285,700元,新增股本15,563,400元,由金沙江投资以货币资金认购。

如果从2017年4月第一轮的价格是1.50元/注册资本,到2018年6月的价格为25.58元/股,15个月的每股价格已经上涨了17.05倍,平均为1个月。超过1倍的速度扩张,荣柏科技未上市,首都盛宴已经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