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三公”经费只减不增 北京一般性支出至少压减10%

?

北京的一般支出减少了至少10%

原则上,今年不会购买新的办公家具和设备; “三公”资金不会减少。

新京报(记者姜惠珍)近日,北京发布《关于牢固树立过“紧日子”思想 强化支出预算管理的措施》,指出北京正处于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财政收入的低收入已经成为新常态,收支矛盾突出非常突出。

为了过上美好的一天,北京提出了九项工作措施,包括“减少10%的非刚性,非关键的一般支出和其他”减少支出的“节流”措施;增加盈余资金回收,拓宽“开源”措施,如协调财政资源,弥补减少;同时,提出“制度”措施,如加强对全成本预算绩效的控制,建立政府投资项目的全过程管理机制,确保减税和减费政策扎根。更好地利用有限的资金在最前沿。

现实

目前的支出预算管理存在很多问题

《措施》指出,北京正处于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财政收入的低收入已经成为新常态,而且收支矛盾十分突出。北京市陈济宁在2019年北京市政府工作报告中也表示,北京面临着经济稳定变化,下行压力,财政收支矛盾突出等挑战。

北京2019年预算报告中的数字证实了上述现实。从可用的财政资源来看,由于2018年的一般公共预算,政府基金预算超额收入与上年相比大幅下降,导致去年2019年的结转收入,预算稳定调整基金和其他可用财政资源大幅下滑,是近年来最“紧”的财政资源年。

财政资源紧张,但目前的支出预算管理仍存在诸多问题,如低成本会计和绩效管理,以及部门预算执行不力等。陈济宁还指出,预算执行的及时性和缺乏绩效是共存的,需要加强“成本控制”的概念。

因此,《措施》要求各预算单位进一步加强预算的严肃性和约束力,严格控制行政运行成本,防止引入过高的财政支出政策,从而促进金融的可持续发展。

节流

减少的一般支出不低于10%

《措施》建议在年初减少5%的基本开支的基础上,确保2019年一般开支减少20%的比例不低于10%,而“三个公共“资金只减少,会议,培训和日常开支,如旅行,劳动和办公用品采购,公用事业和其他费用。从减少5%到减压10%,减压领域主要集中在一般费用,如委托业务费用,建筑费用,会议费用和培训费用。

就“油门”而言,《措施》还需要严格控制新的资本要求和严格审查主要活动保证标准。原则上,2019年的预算执行不会为该部门的新需求增加额外的预算。原则上,资产配置标准将在两年内减少。原则上,2019年不再新购办公家具和设备,优先使用市政行政机构搬迁分中心后的闲置资产。加强政府采购价格管制,降低政府采购成本。

值得注意的是,《措施》为新中国成立70周年等重大问题的安排做出了安排。要求关闭活动方案,严禁擅自提高资金和资产保护标准。严禁申请“搭便车”以防止铺张浪费。活动结束后,相关预算单位将及时向财务部门报告资产处置意见,并办理资产处置手续。资金保证费用。

开源

扩大财政资源来源,振兴政府股票

在“节流”的同时,《措施》也强调了“开源”,通过扩大金融资源来源和振兴政府股票来弥补收入的减少。

具体而言,《措施》建议振兴政府的股票资产,及时采取拍卖和租赁等措施进行长期低效运营,闲置和超标准分配行政机构资产,并将收入纳入预算管理根据规定。

面对地方政府的“紧张日子”,财政部预算司副司长郝磊曾表示,中央政府通过多种渠道筹集资金“以弥补减税”。这些渠道主要包括指导地方财政部门增加预算稳定调整资金转移,增加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占公共预算的比重,振兴现有资本资产。

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的转移支付也是近年来最大的。截至今年6月13日,转移支付预算已经释放到92%,以弥补因减税导致的基层财政减少。

■专注

支出政策的项目评估

具体而言,《措施》包括对支出政策的评估和跟踪;加强全成本预算的绩效控制;试点单位在8月底前为每个试点项目建立量化的评估指标体系;建立政府投资项目的全过程管理机制。严格控制建设和运营成本;建立城市运营区域的全系统成本标准体系。

同时,财务部门要严格执行支出范围和标准,不得在没有预算,无用计划,超预算和超额使用计划的情况下分配资金,不得有“多个账户”和“帐户“,并且不得违反零余额规则。该账户将资金转入实际资金账户,不存入任何公共资金。

■背景

上半年,北京的减税和收费已超过1000亿元

2019年北京市预算报告指出,减税和减费措施将有助于释放市场参与者的活力,从长远来看提升北京的发展潜力,短期内将给财政收入增长带来一些压力。

北京市财政局局长吴素芳曾提到,今年以来,北京继续实施国家减税减税政策,降低了地方辖区的财产税和资源税。截至6月底,它减轻了企业和社会的税负。预计市场主体将减少180亿元的税负,预计1053.5亿元。

据了解,今年上半年,北京的一般公共预算支出为3923.7亿元,同比增长7%。面对较大的收入压力,财政支出主要用于加快高新技术产业重大项目的开发,中国科技创新中心建设,基础科学研究建设,加强保障和改善民生,社会保障政策等重要领域的落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