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新闻分析:透视中国人工智能人才体系五大短板

新华社重庆8月28日新闻分析:关注中国人工智能人才体系的五大缺陷

新华社记者彭伟李华玲

为什么付钱是值得的?

对于中国的人工智能产业来说,资本和计算能力不是制约发展的瓶颈,人才是其中之一。

在2019年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简称“智博”)上,人工智能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中国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政府治理现代化,民生改善等方面广泛运用人工智能。业界和学术界都渴望人工智能人才。但是,中国人才的数量和质量远远不能令人满意。人工智能人才系统面临五个缺点。

短板一:供需不平衡

近年来,随着人工智能在各行业的广泛应用,对该领域人才的需求不断增加,人才的总供给严重不足。这也是世界面临的共同问题。

在智博会期间,Keda Xunfei于27日举办了人工智能产业生态峰会。由工业和信息化部人才交流中心牵头的《人工智能产业人才岗位能力标准》会议正式发布,表明中国的人工智能行业人才将迎来百万级差距。

中国已开始以多管齐下的方式增加人工智能人才的供应。例如,教育部今年3月宣布,已有35所中国大学获得了第一批人工智能本科专业资格。科达迅飞高级副总裁杜兰最近呼吁新华社应对人工智能人才短缺问题,希望相关人才培养从青年教育入手。

短板2:顶级人才缺口很大

虽然近年来中国人工智能人才数量稳步增长,但高端人才,特别是顶尖人才,与美国等发达国家的差距仍然很大。

清华大学此前发布的《中国人工智能发展报告2018》表明,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的人工智能优秀人才比例明显较低。美国远远领先于人工智能领域的优秀人才,累计达到5,158人。虽然中国人工智能人才总数居世界第二位,但优秀人才977人,不到美国的五分之一,仅居世界第六位。

上述报告指出,中国必须加强基础研究,优化研究环境,培养和吸引优秀人才,在人工智能基础领域取得突破,确保人工智能发展的基础。工业和信息化部人才发展部主任白晓表示,中国目前缺乏一流的基础研究人才,以及将人工智能技术与行业相结合的创新,复合和应用型人才。

短板三:结构分布不均

数据显示,中国优秀的人工智能人才在大学和研究机构中分布较为密集,但行业人才不足,表明人才结构分布不均。

与欧美许多优秀的人才智能人才不同,中国人工智能“龙头企业”在人才培养方面的主要作用尚未得到充分发挥。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清华大学中国科技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梁正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美国许多顶级人工智能人才一直是公司的首席科学家或技术领导者。例如,人工智能的国际权威学者李飞飞和吴恩达已经回到斯坦福大学任教,但他们已经领导了谷歌和百度等公司的研发团队,这些团队促进了学术界和百度之间的技术交流。行业。中国学科人才与工业人才的结合不够紧密,交流不够频繁。

重庆邮电大学副校长林金超表示,高校需要结合人才培养规则和行业需求,将学校资源转化为服务业资源。

短板四:介绍很难

由于其良好的生产,教育和研究综合环境,美国目前对顶级人工智能人才非常有吸引力。我国优秀人才智能人才流失问题严重,人才引进系统设计有待完善。

美国智库“马可波罗”发布的一份新研究报告称,中国的人工智能人才储备目前面临“先增长然后失去”的瘫痪。分析顶级人工智能会议“NeurIPS”(NeurIPS)的论文的作者发现,自2009年以来,中国的本科教育工作者人数增加了近十倍。然而,今天有四分之三的作者在中国以外的国家工作,其中85%选择美国。

不过,专家认为,在美国对中国高科技领域的压力的国际背景下,丰富中国的人工智能人才储备可能会有一些机遇。中国应借此机会为优秀的中国学生和学者创造一个更好的环境,让他们继续深造或在中国工作。

短板五:技术道德教育薄弱

人工智能引起的道德和公共治理问题日益突出。从源头来看,在高等教育阶段,中国大多数与人工智能相关的专业设置偏向于技术,缺乏相关课程引导学生深入思考技术伦理,政策治理和法律。和监管建设。

欧美大学非常重视技术伦理教育。例如,斯坦福大学提供“计算机伦理与公共政策”作为计算机科学本科生的必修课,主要讨论算法歧视,数据隐私保护和自动驾驶仪伦理。哈佛大学在所有工程和技术教育中都嵌入了道德模块。

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Mehran Sahami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在高等教育阶段,我们应该让那些将成为程序员,工程师和科学家的学生意识到新技术会受到影响。我们周围的人将为社会带来深刻的变化。我们不仅要学习技术本身,还要学习技术可能产生的社会影响的预研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