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民间投资:隐忧中见机遇

进入2016年后,私人投资增长率从2015年的10.1%降至1月至6月的仅2.8%。 与民间投资增速下降相对应,国有投资增速从去年全年的10.9%大幅上升至今年1-6月的23.5%,与民间投资增速下降形成鲜明对比。 “抑制私人投资增长率下降的出路是坚持清理市场,降低投资成本,加快改革步伐,同时消除投资壁垒。”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投资研究所战略研究室主任罗松山说

“从任何东西赚钱都是过去的事了”

“投资回报率的下降和市场预期的减弱是导致私人投资下降的主要因素 ”罗松山说道

事实上,私营企业发展所面临的一系列问题在过去一直存在。私营企业的投资和融资环境比十年或二十年前更加宽松和公平。 “过去,私人投资高速增长。关键是,市场需求旺盛,有许多投资机会,人们可以通过投资任何东西来赚钱。但是这个时代已经结束了 ”罗松山说道

一方面,私人资本集中的竞争性领域存在严重的过度投资和低质量产能过剩。大量低效生产能力和僵尸企业的存在对私人投资产生了挤出效应。实体经济的投资回报率变得越来越低,私人资本的投资意愿也下降了。

另一方面,银行部门的过度借贷和压力加剧了私人投资增长率的下降。 “私营企业融资困难的问题没有得到有效解决。大量社会资金流入国有企业和政府平台。由于需要政府回购担保,私营企业很少获得刺激投资的专项建设资金。融资困难限制了私人投资能力。 ”罗松山指出

据了解,在当前的经济低迷时期,一些银行,特别是股份制银行,并没有在风险防控的基础上采取“先贷后还”和合理的金融支持。相反,他们采取过度借贷,只接受贷款,或跟随借贷和贷款压力的趋势,使市场需求不足但现金流不足的企业雪上加霜,从而加剧了民营企业资金的“失血”。 专家指出,虽然传统制造业和服务业空的利润率很小,投资空的进一步扩张有限,但这并不意味着私人资本没有其他投资空

事实上,基础设施和市政公共设施、教育、卫生、文化旅游等领域的市场需求越来越旺盛,供给明显短缺,投资巨大空 通过实施促进民间投资的政策,突破民间资本进入的“玻璃门”、“弹簧门”、“旋转门”甚至“无门”壁垒,增强民间资本投资意愿。

中国传统的竞争性产业逐渐过剩,而新?瞬嫡τ谂嘤托纬山锥巍J谐』共怀墒欤笠翟谧式稹⒓际鹾腿瞬欧矫娴慕氡诶莺芨摺? 罗松山指出,从传统产业向高技术和战略性新兴产业转型的民营企业在创新能力、技术储备和人才储备方面还不够。许多民营企业看不到转型的方向,找不到投资利润点,处于观望、等待或退出的状态。

“目前投资增长的下降是企业自我调整、自我恢复和自我更新的一个短期过程。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不可避免的。 ”罗松山说道 中国仍处于工业化和新型城镇化进程中,消费结构仍处于较低水平,地区之间和城乡之间差异较大,未来发展的投资需求仍然很大,投资空仍然巨大,未来市场驱动的投资增长率不会长期低迷。

“物权回归市场”

接下来,如何稳定市场预期和激活私人投资?

罗松山建议尊重市场规律,并通过市场逐步清理。 让低效的生产能力和僵尸企业在市场竞争中被淘汰和淘汰,从而释放对私人资本的投资并开发新的空

与此同时,我们将在降低费用、税收和财政支持方面实施更有效的政策。 例如,通过大幅降低企业所得税和提高基准利率等措施,私营企业的投资和生产成本将得到有效降低。 在建设性财政支出方面,加大对民营企业的投资补贴、贴息贷款、风险补偿和担保补贴。 另一个例子是加强对银行业的监管,有效解决民营企业的融资困难。 认真查处我行预收贷款违约行为和抽逃贷款、压贷行为,严禁不合理的收贷不贷行为。 严格防止银行为满足民营企业合理贷款需求而变相提取贷款。

此外,罗松山强调,下一步是加快国有企业改革,扩大私人投资领域和空 同时,加快改革步伐,消除投资障碍

第一,进一步精简行政和下放权力,有效地将权力归还市场,减少程序,提高效率,降低系统交易成本 二是建立新型政企关系和激励机制,建立国内生产总值、就业、创新和促进民营企业发展相结合的干部考核机制。 三是切实放开市场准入,进一步加快清理基础设施和服务业存在的“玻璃门”、“春门”和“旋转门”,按照“不准入”原则全面放开基础设施和服务业的市场准入,切实落实民间资本的市场主导地位,不断扩大民间投资空 (记者冯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