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互联网加教育等于将教育简单搬到网上

现代信息技术的发展打破了教育中的时间界限空并为学校和学生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新时间空。由于技术的推广,教学、学习、评估和测试等许多环节都发生了重大变化。 移动互联网、大数据和云计算已经成为互联网背景下教育发展和改革的重要推动力。

但当我们热情拥抱“互联网+教育”时,我们必须深刻认识到教育不同于其他互联网产品,具有特殊的功能和属性。 在互联网飞速发展的今天,如何呼唤网络教育的温度和理性共识,需要全社会的共同思考。

在线教育与全球处于同一平台

互联网加教育等于将教育简单搬到网上

如果我们在2012年初还处于高校在线教育领域的追赶者和追随者的位置,经过几年的发展,我国高校在线教育的发展速度已经与发达国家持平。 近日,在清华大学举办的“LINK2017在线教育论坛”上,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部长颜屋表示,“在线教育和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在中国并非原创,但我们已经和世界在同一个平台上。我们应该有信心,有实力赶上甚至超过世界上的大学。” "

清华大学在线平台的开发在一定程度上证实了颜屋的判断。 自2013年推出以来,作为全球中文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平台,该校在线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数量连续两年在全球保持稳定,注册用户超过700万,学习者覆盖175个国家和地区。 此外,清华大学以大规模开放网络课程的教学方法为基础,开展了180多门课程的混合教学实践,对尊重和激发学生的创新精神和能力发挥了重要作用。

网络教育的发展需要前瞻性的顶级设计。 我记得早在2013年,当大规模开放网上课程首次进入我国时,许多大学校长在我国首次专门为大规模开放网上课程举办的“大规模网上论坛”上明确提出了将网上教育提升为“国家战略”的建议:“虽然大规模开放网上课程的发展仍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但大规模开放网上课程的商业模式或可持续发展模式还远未明朗,但我们不能指望在尘埃落定后采取行动,面对网上教育的浪潮。我们有责任为我国网络教育的发展共同努力。首先,我们必须制定明确的国家战略。我们必须从国际挑战、国家教育总体形势和人才战略的角度,加强对网络教育发展趋势的认识和把握,制定国家网络教育发展战略,形成一支长期专注的发展力量。 "

现在,几年过去了。纵观世界人才竞争和教育发展趋势,特别是在国外大学开始建设高度本土化的文化教育课程的环境下,我们发现建设中国自己的高水平大规模开放网络课程平台的重要性日益凸显。 正如教育部在线研究中心副主任聂风华指出的,“要提高中国文化的国际影响力,有必要集中精力建设和出口一批大规模的开放式在线课程。” ”

从“离线”到“在线”,再到“在线+离线”混合教育

回顾近年来我国高校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的发展过程,在线教育经历了从“离线”到“在线”,再到“在线+离线”混合教育的发展演变

让我们先看看在线探索 以高校思想政治课教学为例 2014年,清华大学将《马克思主义原理》课程转移到网络平台上,开设了在线《马克思主义原理》课程。教学过程已经从传统的思想政治课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在这里,学生可以通过观看视频讲座、听播客和阅读电子书来完成知识和概念内容的学习。他们也可以与在线社区的其他学生讨论,并随时查阅相关材料。 教师不再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教授基础知识,而是更加注重通过讨论帮助学生完成个性化自主学习。 在网络平台上,思想政治课已经从“教得好,学得好”转变为“学得好,学得好”

如今,贵州工业大学、三亚学院、云南经济管理学院等地方学校纷纷加入思想政治大规模开放网络课程的开放平台,共享高质量的课程资源 北京大学和复旦大学开设的《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讲座“大学生活”吸引了来自北京、上海、江西、湖北等地的近5000名大学生同时在线观看直播。

记者从采访中了解到,网络教育给思想政治课的教学内容、教学方法和教学评价带来了许多创新机会。 目前,国内其他高校也在“互联网加”时代背景下进行了许多探索。复旦大学、浙江大学等高校也在实施大规模开放式网络课程教学模式,实现思想政治教育的移动终结。

“仅仅在线转移课程是不够的,还需要用移动终端覆盖整个教学、学习和反馈过程。” 聂风华介绍说,雨课是中国自己开发的学习工具,涵盖了课前、课中和课后的每个教学环节教育部部长陈宝生今年4月在听完一堂思想政治课后表示,雨课已经把手机从“低头工具”变成了“抬头武器”。 据报道,到目前为止,雨班有120多万名有效教师和学生,覆盖90,000个教学班,每月有620,000名学生生活。

与此同时,“网上+网下”混合教育也正在高校中探索和实践。 2015年5月,中国混合教育学位项目“数据科学与工程”33,354个硕士学位启动,64所高校在清华大规模开放网络课程的基础上开展了学分课程学习认证。 与此同时,以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和复旦大学为代表的一批高水平院校自愿与国外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平台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签署协议,推动中国高校的课程内容,并准备以更贴近当地受众的语言和文化向“一带一路”路线沿线国家推出信用认证和学位项目。

获得学分不是大学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的单一目标。

虽然中国大学大规模开放的网络课程和网络教育取得了显着的成绩,但未来的走向引起了许多大学领导的深刻思考。

“获得学分绝不是大学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的单一目标”。清华大学副校长杨斌曾表示,获得学分和学位绝不是大学教育的全部内容。如果这些课程的学分被称为“硬学分”,大学也给学生一种“软学分”,即大学文化、大学精神、学生能力和素养的培养。那么,这些“软学分”与互联网和网络教育之间是什么关系呢?与此同时,当传授知识的功能日益被网络教育手段所取代时,大学的功能和教学方法应该如何进一步调整?

对此,一些专家认为,“网络高等教育”不仅仅是将现代信息技术视为高等教育的技术平台或工具,也不是两者的简单结合。相反,它突破了传统高等教育模式的时间和地理界限,重构了课程体系、教学体系、学习体系和评价体系,真正实现了“网络高等教育”的流程再造

”目前在大规模的开放式网络课程中,教师的教学方式、内容安排方式和家庭作业测试方式仍然相对过时 由此而生,它还没有改变。这是一种可以理解的路径依赖,但它迟早会被颠覆和打破。它将进入“范式转变”的“互联网+教育”阶段,也就是说,它不会在原来的道路上跑得更快、更有效率,而是会对教育理念进行升级和迭代。 ”杨斌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