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别让偏见耽误了这9.4的国产良心片

  人人皆知,科技改变生活。

  但改变到底有多大,其实没几个人说得清。

  没有网络没有手机,没有汽车轮船,没有空调电视,甚至没有电,没有火。

  但这些尚属于还能想象得到的。

  真正彻底超乎我们理解范围,改变最为巨大的,其实是医疗技术。

  如果不是查阅专业资料,你根本就想象不到,过去看病是怎样的糟糕而可怕的景象。

  更不用说手术这种高难度操作了。

  很多人并不知道,人类的手术发展史,就是一部怪诞小说。

  血腥,离奇,怪诞,可怕。

  同时,也非常有趣。

  最近,央视重磅推出了一部新纪录片。

  不仅可以给你补补课,还能激发更多思考

  《手术两百年》

  

  豆瓣9.4分。

  

  8集已出,全是精华。

  评论一水的五星好评,还有人「差点因为这部纪录片学了医」。

  

  制作周期长达3年,采访了50多位国际专家。

  跨越了英国、美国、德国、法国、意大利、匈牙利、土耳其、印度等数个国家拍摄。

  不可谓不是大手笔。

  

  要想了解手术发展史的艰辛过程,就要从最早的人类解剖学开始说起。

  那是一段充满禁忌和黑暗的曲折历史。

  在土耳其帕加马古城的阿斯克勒庇俄斯神庙,曾经有一位名叫盖伦的古罗马神医。

  

  阿斯克勒庇俄斯神庙是世界公认的第一所医疗中心。

  盖伦是世界上第一个明确主张通过解剖认识人体的医生。

  但因为伦理和宗教的原因,解剖人体的行为在当时被绝对禁止。

  重重障碍下,盖伦只好通过解剖动物来间接实验。

  尽管超前迈了一大步,但那还远远不够。

  

  直到1353年,为了战胜夺取千万人生命的黑死病,教会才取消了禁止解剖人体的禁令,医生们得以更进一步实验。

  但,也只能极少数的合法来源(死囚尸体)可以使用。

  在供不应求的情况下,开始有人通过非法途径盗窃尸体,和医学院进行肮脏的金钱交易。

  

  最臭名昭著的案例,非威廉伯克连环杀人案莫属。

  他在自己开办的廉价旅馆中,先后杀死了15个旅客。

  然后把尸体卖给了爱丁堡医学院。

  罪恶的行径整整持续了一年,直到有人在旅馆中发现受害者尸体。

  

  东窗事发后,他在超过名愤怒群众的围观下被绞死。

  为了铭记医学史上最黑暗的罪行,他的骸骨至今被展览在解剖博物馆当中。

  以此提醒着人们,用无辜之人的血来换取技艺的精进,与医学的初衷背道而驰。

  「医学的第一原则应是不可伤害」

  在充满禁忌和蒙昧的野蛮生长期之后,人体解剖学逐渐步入正轨。

  1537年,在意大利帕多瓦大学,23岁的安德烈维萨里发现人们仍对盖伦的古老著作照本宣科。

  雄心勃勃的少年决定编写一部全新的解剖学教科书,将人体的各个器官精准复现。

  这本规格巨大的图文集便是现代解剖学的奠基之作。

  

  1543年出版了轰动学术界的《人体的解剖》

  安德烈维萨里的人体解剖学和后来威廉哈维的血液循环理论,组成了古代医学跨向现代医学的两座里程碑。

  不过这仅仅是起步。

  现代医学继续向前发展,还少不了手术的三大基石:

  止血、麻醉、消毒。

  友情提示,接下来的部分画面可能会让你感到生理不适,因为早期阶段的手术实在是简单粗暴。

  首先,让我们看看止血。

  

  在中世纪,教廷规定神职人员不得见血。

  然后近乎玩笑般,手术的行当落到了理发师身上。

  一来,他们在给人剪发刮脸时常刮出血,已经熟练使用绷带和止血器具。

  二来,他们也不会像神职人员似的清高,担心手术有违自己尊贵的身份。

  于是,当人们需要放血、拔牙、截肢的时候,就会请求医疗理发师的帮助。

  不过,记录早期手术的图片看着实在不友好,神情痛苦、皮肉粘黏、骨头锯痕...

  

  不仅手法残暴得隔着荧幕都能让人感觉得一丝寒意,而且一旦失血过度就会要了病人的命。

  而当时普遍的止血手法,是用高温灼热的烙铁,在完全无麻醉的情况下,直接按在伤口处。

  其原理就是把血管烧灼凝结,也会连带烧坏周围的皮肤肌肉。

  这是痛感最剧烈的手术之一。

  

  

  于是,有一位叫安布列斯帕雷的法国军医,开始思索更好的止血方法。

  不是使用烙铁,而是使用针和线,在手术时把血管牢固地连接起来,以确保血液不再流出。

  这大大地减少了失血率,造福了全人类。

  

  再来说说麻醉。

  随着地位逐渐提高,一些外科医生开始把手术室从理发店搬到了环形剧场。

  一来是为了方便向学徒教学;

  二来则是为了卖票给好奇的人来盈利。

  刚才说的钳夹止血法改善了失血问题,可仍然会有大量的人因为过度疼痛而死亡。

  医生尝试了各种方式。

  灌醉病人,敲晕病人,或者用有致幻作用的植物缓解疼痛。

  可病人却常常在中途尖叫着醒来。

  无疑是一场惊奇恐怖秀了。

  

  

  因此,「快」是当时进行手术的重要要素,有时候甚至是第一要素。

  但,快也不一定是好事。

  罗伯特李斯顿是公认的伦敦第一快刀医生。

  最快的一次手术仅仅用了28秒。

  而打破快刀神话的,是一次极其失败的手术。

  那一次,他因为下手太快,切断了助手的两根手指,导致其因为失血过度死亡。

  同时,又因为误切了病人部分生殖器官,导致其在术后因为感染而死。

  更让人惊诧的是,某位观众席上的看官,吓得当场犯了心脏病,直接一命呜呼。

  

  

  

  一场死亡率300%的手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怪异到足以载入史册。

  可以见得,缩短手术时间不仅无法根除疼痛,还会造成更多光怪陆离的医疗事故。

  历史车轮滚滚前进,改变历史的人又一次出现了。

  他叫威廉莫顿,是位美国牙医。

  他常常因为病人拔牙时吱哇乱叫的哭声,被扰得心神不宁。

  有一天,他听说乙醚有麻醉效果,便把乙醚倒在手帕,捂住自己的口鼻亲自试验。

  随后,立刻昏倒在地板上。

  (非常大胆了。)

  若不是因为手帕自动滑落,他可能会因为吸入乙醚过量永远无法醒来。

  也因此,他发现了问题的关键,那就是精准掌握乙醚的用量。

  几番调试后,终于实现了历史上第一次无痛手术。

  

  接下来该轮到最后一块基石了,消毒。

  从下面这幅绘制于19世纪的早期油画,你可以看到当时的手术场景。

  

  医生们穿着时髦的燕尾服,如同刚从上流舞会中赶来。

  然而体面的着装下,隐藏着人们对威胁感染的无知。

  不带口罩,不穿手术衣,没有地面清洁,没有空气消毒,更没有皮肤消毒。

  藏污纳垢的手术室,是许多病人术后感染的根源。

  因而,当时整个欧洲的术后死亡率都高得惊人。

  巴黎60%,苏黎世46%,柏林34%...

  其中,一种叫作产褥热的疾病在妇女之间肆意横行。

  后来,一位名叫塞麦尔维斯的妇产科医生,发现了一个奇怪现象。

  医生负责区的死亡率高达16%,而助产师负责的二区仅为2%。

  造成差异的原因,极可能是医生的双手。

  因为不注意卫生,把尸体中的细菌,带到了产妇的体内。

  想想都细思极恐。

  

  可当他建议其他医生在手术前要用漂白粉反复洗手时,却完全没被严肃对待。

  好在,塞麦尔维斯没有气馁。

  他离开奥地利回到匈牙利,继续推行自己的洗手原则,使产褥热的死亡率惊人地降到了1%。

  今天,控制感染已经成为了医院的重要课题。

  从手术环境到手术器械,从流程设置到实际操作,都要进行有效的消毒和清洁。

  光是一根从手术室下来的手术钳,就要经过分类、浸泡、刷洗、烘干、上油、包装、灭菌、存储、发放等30多道程序的处理......

  

  看到这里,或许有鱼友已经注意到了,上面内容里并没有提到中国。

  事实上,整部纪录片中都没有出现中医的相关内容。

  意料之中的,这成了豆瓣评论区战火硝烟的导火索。

  争论点,不在谈论节目的品质好坏,而是歪楼歪到了中西医的对立。

  甚至上升到了民族自信的对立。

  

  中西医孰优孰劣?

  有人说中医博大精深,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你一辈子也学不完;

  也有人说西医更加科学,更少误判,见效更快。

  此类论调,生活中很常见。

  其实,中西医之争,早在中国近代便已进入白热化。

  孙中山说过,中医是一艘不带罗盘的船,西医是一艘有罗盘的船。

  鲁迅更加激愤,在《呐喊》里写道:

  我还记得先前的医师的议论和方药,和现在所知道的比较起来,便渐渐的悟得中医不过是一种有意的或无意的骗子,同时又引起了对于被骗的病人和他的家族的同情。(他父亲曾因无良中医的偏方丧命。)

  然而,在梁启超被西医错割好肾后,社会上反对西医的声音又沸腾起来。

  吵吵嚷嚷了这么多年,双方还是各执一词,态度强硬。

  谁都不愿服谁。

  鱼叔并不想参与这场论战。

  而只想从医学诞生的出发点说两句。

  曾经听过这样一种说法,文明的发源是从人与人之间会互帮互助开始的。

  纪录片中也有类似的说法。

  

  这样的帮助或许原始而简陋,甚至最后可能都没有改变同伴死去的结果。

  但单单伸出援手这个动作,就已经意味着人性的萌芽。

  「医学是人类善良情感的一种表达」

  善意,是不分中西的。

  是用碾磨的草药,或炽热的烙铁,出发点都是同样的

  尽全力让伤者活下去。

  这份最初为他人谋利的纯粹,正是今天整个人类社会足以建构,足以延续的基石。

  所以不要再一味地制造对立,拿偏见去曲解和攻击对方。

  携手共同进步才是全人类的福音。

  而我们每个人,都将是受益者。

  

  点在看,支持医疗事业的进步

  

达到当天最大量